Yihui Xie

应试教育

谢益辉 / 2020-01-04


上个月 Paul Graham 写了一篇文章谈我们应该摆脱应试教育的影响。我初读觉得很有道理,但再读了一篇又觉得好像也没什么新意。应试教育的弊端我们都很清楚:学生的努力会是为了考试,而不是为了学到了什么知识。考试这种手段是为了促进学生学习,但实际效果往往是变成促进学生研究如何迎合老师的考试口味。当年我在准备博士资格考试时,基本上遍阅系里从九十年代以来所有的考卷,所以有些老师的口味我都非常清楚了,后来也考得不错。读博期间每次考完试之后,总觉得“终于可以开始学习”了。

以前提过几次古德哈特定律,而考试则很好体现了这条定律:如果分数成为目标,那么分数就不再是好的指标。问题只不过是分数是一种可实现的简便测量手段,而其它测量学习效果的手段会给考核者增加很多工作量。

关于钻考试的漏洞,最好的例子当属我在《穷查理宝典》笔记里提的那个尼德霍夫。要是 Graham 讨论一下这个例子,那应该会这篇文章增加一个有趣的视角。尽管应试教育有种种弊端,但有些聪明人也不会被考试束缚到,他们可以以考试为跳板,跳到更高的平台上、实现更大的抱负(就像过去有人即使痛恨八股也一样利用八股的跳板一样)。Graham 文章的积极意义在于警示我们不要一切朝分数看,否则我们做事的思维会被腐蚀掉——例如创业时不去想如何能开发出更好的产品,而是总想着如何能圈(骗)到更多的钱。